当前位置:制砂机,冲击式制砂机、直通式制砂机,制砂生活郑爽出演的综艺节目,郑爽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综艺(reaction
郑爽出演的综艺节目,郑爽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综艺(reaction
2022-10-04

郑爽在哥哥里“杀”疯了。

最近许多人的快乐源泉都来自同一个节目,《追光吧哥哥》。

30+的男艺人在舞台上挥洒舞姿,重组男团,最后成功占领了表情库。

谁也没有意外,谁也有点意外,节目的走向从中年叛逆到搞笑娱人,八匹马也拉不回来。

不是哥哥不努力,而是用力的方向不大对。其一少年不再鲜衣怒马。要知道20+的小伙子在台上犯傻也有人欣赏!这叫白痴美人。其二掷果盈车需要气质,他们意气风发地上场,不改当年也不与时俱进,反促成了锃光瓦亮的“油腻”。全世界最懂这种感受的人之一,就是郑爽。

郑爽作为《追光吧哥哥》的观察员,贡献了艺人级别的reaction。她被调侃为“带去了观众的嘴”,但凡你听过郑爽的吐槽,便能感叹八百年了,内娱终于出了一个毒舌的女明星。

陈志朋向镜头做出丘比特射箭的动作,郑爽眼里这是追杀令。

她拿纸板挡脸,“好怕被他逮着我呀。”

刚夸完汪东城唱得好听腿又长,他开始在舞台上做臀桥,郑爽直接大喊“哎呀我的天呐。”

休息室的男艺人们看到汪东城在舞台上如此有雄风都被震慑到了,迷弟丁泽仁甚至半跪在地上为偶像鼓掌。郑爽:“他们怎么睁眼说瞎话?”

杜淳一开口唱《情人》,郑爽说:“原来是这个歌,我一句都没听出来。”

看完杜淳的舞她觉得,“完了,这个尴尴尬尬的劲十足,以后淳哥混不下去了。”

然后让我们恭喜杜淳拿到了《追光吧哥哥》的第一个单人热搜——a little bit 蛋饺肉丝(dangerous)。

评价明道的舞蹈,“像一只大型青蛙一样。两只小青蛙,呱,跳完要回家,呱。”

有人说从此明道和青蛙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郑爽的点评和毒舌不分人,只对事,话糙理不糙。这种reaction对于娱乐圈的控评生态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,揭开了所有粉饰的假象。

伍嘉成的唱跳,郑爽点评:“他把那首歌黑的体无完肤的感觉。”

“李汶翰像跳舞抽筋一样,舞蹈不太好看,他能跳个好看点的舞吗?”

评价印小天的颜艺像《汤姆和杰瑞》里的“汤姆猫”,觉得他随时要去抓 “杰瑞”。

“刘维肯定以为他在舞台上就是卡斯柏的感觉。”

刘维下了台,连忙询问诸位哥哥们自己的表现水平,赞叹声一声高过一声,李泽锋远远竖个大拇哥,“点赞。”郑爽将这看在眼里烦了似地说,“假的假的,不要恭维了。”

郑爽的真实、不羁,和节目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。她是一个在做综艺时会质疑裁判秒数数得不对的人,因为计较真相不顾形象当场发飙。也是一个在直播时因为了解燕窝而质疑燕窝品质的人,无心去卖谁面子粉饰。所以节目里郑爽的“真”不会让人觉得有“哗众取宠”的成分,因为显然那并非一朝一夕之间表演出来的。

其实荧幕前的观众是可以和郑爽完美共情的。我们看到略显浮夸的台风、老旧过时的姿势、随时对镜头发电问我帅不帅的眼神,说出的话和郑爽也八九不离十。但这些话很多时候就是简单吐槽一下,弹幕上飘零而过,从没有一个明星嘉宾被放在这样的视角去成全了观众。

同时观众和郑爽一样,也对男性群体里那种发自内心的吹捧和赞叹感到费解:“男生有时候究竟知不知道什么叫帅啊?”

帅,几乎不等于耍帅。

帅更多时候应该是一种轻盈的效果,不费力地让人感到视觉的享受,是所有男艺人的功课。而对于舞台上的人来说,魅力他们都曾有过,所以才能成为艺人啊。要思考的是,魅力这件事没有吃老本一说。

但所有舞台,也并非一无是处。这里头有一半人都从选秀舞台上出道,抱着再被青春撞一次腰的信念,再当回锅肉。唱功扎实如苏醒,舞台成熟如檀健次、符龙飞,也让人看见了没有沉睡的梦想的样子。

郑爽的点评另一个优点是网感好,接地气,她非常懂得追星女孩的心理界限。

比如,爱豆能不能恋爱结婚?

郑爽就要思考再三,符龙飞颜值再好再欣赏,他也是已婚人士会让我们门票半价。

当一个女明星共你一同捍卫#爱豆不能恋爱#的民间条例,这感觉一定不无助。

郑爽也有普通人的好奇心。比如这歌曲是不是真唱?节目组会不会付费?

就像《皇帝的新衣》里小孩一样,这种生猛放在追求体面的中年男艺人里,就是一颗闪光弹。

她和被“油”到睁不开眼睛的金星,一个犀利深刻,一个直率精准,真正开发了综艺的reaction力量。

最后从娱乐至上的氛围里说回节目本身,很多人拿“浪姐”与“追哥”的舞台做比,看到了时间对男人的雕琢和对女人雕琢的不同。

80%的哥哥下台后都自信满满感觉自己都征服了自己,而80%的姐姐都着重反思表演中的细节。

也许正是这种“律己”,在时间中拉开了差距。

图片来源

新浪微博

时尚COSMO原创内容

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

如需转载,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

早安

早餐,为你点一份蛋饺肉丝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